1. <output id="jdrcg"></output>

      <output id="jdrcg"><font id="jdrcg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<dl id="jdrcg"><font id="jdrcg"><nobr id="jdrcg"></nobr></font></dl>
        <dl id="jdrcg"><font id="jdrcg"><thead id="jdrcg"></thead></font></dl>
        <li id="jdrcg"></li>
        1. <li id="jdrcg"></li>
        2. <dl id="jdrcg"></dl><dl id="jdrcg"><s id="jdrcg"></s></dl>

          1. 強者恒強,莫讓年齡和時代裹挾你而去!

             你未來注定遭遇的一切&ldquo;年齡&rdquo;危機,都在今天的意料里

              作者:溫言(職場寫作者)

              摘自公眾號溫言:(ID:wenyanhello)

              我休完產假回到工作中的第一個項目,就遭遇了嚴重的滑鐵盧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其中有一半的不可抗力量,但當我還是接到了老板長達 3000 字的信、滿篇都是對我淋漓盡致的指點和痛罵。當然我心里清楚:她只是罵我,還不會踢掉我,畢竟還需要有人賣力干活。

              但我的世界因為一封信搖搖欲墜,令我不禁開始回想自己是怎樣一步一步,走到今天這步田地的:

              三年前,我覺得沒有成長的時候,有一個很好的機會找到我,但我覺得那個機會很累而且太折騰了;

              兩年前,我覺得頂到天花板時,有一個還湊合的機會找到我,我覺得現在的單位產假更長;

              一年前,我考慮要換一份工作,再也沒有合適的機會找到我,我覺得很茫然,似乎外面更可怕了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,二十多年的老朋友來看我。

              她平時一半時間在北京做獨立策展人,一半時間在法國攻讀人類學博士。我們沿著河邊在柳蔭下慢慢行走,微風拂面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難得沒有霧霾和風沙卻微風和煦的好天氣,無論是道邊的迎春楊柳,還是水中探出頭的水草,似乎都知道生長的季節已經到來,盡力舒展著腰肢。

              我和她說著近來的遭遇,預測著十年二十年后的自己,不禁悲從中來,不停哽咽。

              朋友問我:你想要一個什么樣的工作呢?

              我說要去一個還可以有成長空間,可以學到新東西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朋友笑著說:你已經學得夠多了!你最缺的是找到一個能讓自己把學到的東西用起來,讓已有價值閃光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瞬間,我像在夢中被點醒。希望像嫩芽從土里探出頭,躍躍欲試。

  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  轉折不是你想轉就能轉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日子沒有那么勵志。

              當我輾轉在各大獵頭公司的時候,被一次又一次用不同的方式告知&ldquo;你的開場不錯,不過后面,你浪費了太多時間享受了原本不屬于自己的安逸。&rdquo;

              如果說之前的心理準備是一種隱約的感覺,而每一次親耳聽到這些話,都是對過去幾年的無情判定。

              一次,同學介紹我去和她的朋友&mdash;&mdash;一家獵頭公司的老板聊聊。我坐在半封閉的會議室里一口一口啜著冰水,聽著老板在外面和一個年輕客戶談笑風生。

              然后送她出門,她們高跟鞋碰撞著刻意做成工業風的水泥地面,發出清脆堅定的足音,噠 &mdash; 噠 &mdash; 噠 &mdash;每一下都叩擊著我的心,我努力抑制自己,不去回想過去幾年因為貪圖安逸而任憑逝去的分分秒秒。

              我知道在 N 年前,當我決定以&ldquo;錢多事少離家近&rdquo;作為工作理想時,今天茫然啜飲著冰水的結局就已經注定了。

              我知道,當我任憑自己在原地踏步卻仍然無所作為的時候,這一天就已經注定了。

              悲催的是,當年選擇了留在舒適區,繼續從事著一份頭頂有光環的工作多年后,我也并沒能實現&ldquo;錢多事少離家近&rdquo;的&ldquo;生活理想&rdquo;。

              市場在變化,趨勢在變化,時代在變化,一切都超出了我設計的理想范疇。

              這還不算,更諷刺的是,此刻我坐在一個尚未裝修完工的寫字樓房間里,而很多年前,我就在同一棟樓里辦公。

              許多個早上,我意氣風發地,手執一杯新鮮出爐的 espresso,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俯瞰著 CBD 眾生如螻蟻般川流不息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副揮斥方遒的氣魄,一半來自于誤將平臺資源看成自己能力的誤讀,另一半逐漸消磨于輾轉職場中的事務洪流中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我和那位獵頭朋友聊了很久。她問了三個問題,卻沒有一個我能給出答案。她問:

              第一,你有什么異于常人的價值?不是常規的、工作三五年的人也能創造的價值,而是缺了你就不行、唯有你能給平臺創造的價值?

              第二,你只告訴了我你不想再做什么,那么你想做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第三,你說你打算從閉塞安逸的環境換回快軌,也愿意付出代價,你給這個代價劃出的底線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離開的時候,我再次打量這座曾呆過一年多的寫字樓:它不再是我熟悉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LOGO 已經摘下,曾經的公司和鄰居們已退潮般紛紛撤離,有些在這個城市北邊買了自己的地和物業,有些則徹底離開了這個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再也看不到動輒跨層的美國品牌、歐洲品牌,每一層都分隔切割成更小的立方體,每個立方體里都孕育著名不見經傳,卻生氣勃勃的小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大廳不再有西服革履、每一寸妝容都透著精致的時髦男女踱步,而是挽著襯衣袖、掛著紅藍工牌、透出焦慮氣息的年輕人進進出出,仿佛不小步快走就趕不上前面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我走出大樓,回頭再次仰視它,在我并不算漫長的職業生涯里,它曾像里程碑一樣聳立,再看時,它卻像深淵般令人目眩神迷。

  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  種樹的最佳時間是十年前

              其次是現在

              懷揣著三個問題,我決定重新開始。

              我經常陷入間歇性的絕望,覺得怎么這么多年奮斗后一切又回到了原點?但冷靜下來,又覺得過去的積累還算塊寶藏,欠缺的只是一把堅定的鍬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停地約見老朋友、老同學、前同事,和他們交談,聽取完全不同的角度,學習從別人眼里重新認識自己,無數方案在腦子里盤旋:

              繼續留在原單位改換部門?

              聽從已經跳槽的同事感召,去一個類似的機構?

              在家里一邊照顧孩子一邊慢慢思考?

              回到航母型的500強?

              去離我無比遙遠的互聯網公司?

              當然還有許多其它紛雜問題: 什么行業? 做什么? 要不要轉型?我不停地改換著主意,每天晚上躺在枕頭上一個主意,起床后想法又變了。

              一次和一個在海外的朋友通了將近三個小時的電話,快要掛上的一刻,她說:不管怎么說,真羨慕你們還在國內,能在大潮里參與一腳。

              這句話突然讓我意識到一切還都為時未晚,至少外面還有的是機會,但我也意識到:

              全憑自己的想象,去描繪所有可能的挑戰和未知世界是無用的,為什么不從最簡單、最力所能及的事情開始呢?

              之前不停地和人交談,讓我有了一個很深的感悟:迷茫是這個時代下每個人的常態。

              無論你從旁觀者角度看其他人多么成功、多么悠閑、多么堅定,他都有屬于自己的迷茫和不確定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是這樣,一切反而沒有那么糟了。我在同一個體系里封閉了太久,最大的問題其實在于:已經搞不清自己所處的位置和高度。

              但這并不代表過去多年的積累是浪費,我需要的是先徒手掰一道縫,先把外面的世界和自己的世界融合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把過去那些主動了解的、被動學到的東西,用更系統的方式梳理、用新的角度理解,才能知道自己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隨機推薦文章

            熱門標簽